也许对于那些对比特大陆陌生的朋友们来说,这场分叉听起来是件坏事,但熟悉比特大陆的人则松了一口气。在分叉之后,无论是詹克团还是吴忌寒,都能最大程度的发挥自己的自由意志,按照各自的航道向前行驶,因此这对于他们个人来说,对于整个企业的决策来说,反而是一件好事。

这个悖论不仅出现在数码产品界,更是直观地出现在电动汽车界。如果一辆电动车日常给予车主以相对的出行便利的同时,却又快速耗电、向车主施加里程焦虑,那么充一次电仅能续航578公里的电动车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?如果电动汽车厂商们以“电动车消费者家里并不止一辆车”为由解释里程焦虑,那买电动车不就成了一桩自愿被割的傻事了吗?